卡车

生命的烙印十二极光和春雨卡车女司机

发布时间:2022/4/30 17:31:18   
北京最佳酒渣鼻医院 https://m-mip.39.net/fk/mip_8590068.html

“学长。。。”小旅馆外围北墙下,两人并排坐在石阶上沉默许久之后,她幽幽地开口唤我。“怎么啦,宝贝?”从遥远天空中泛彩的绿光中回过神,我转头看着沉沉夜色中依在身边的娇小女娃儿,习惯性地轻轻把右手搭在她的膝头上,“是不是责怪学长这么久不说话呢?看起来像吵架的情侣是不是?”“没有啦,学长这么多年从来就没和我吵过架好不好……”学妹带着微微嗔怪的语气,懒洋洋地起身背对着我站在前面,“人家只是觉得有一点点冷,但是又不想马上回去。”听她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有丝丝寒意了,不过和她一样并不想起身,因为坐在这里很舒服。于是,在短短不到一秒时间里,我用力踩了踩石阶下的草坪,后背往木墙上又靠了一靠,确认自己坐得十分稳当以后,以经验丰富的足球守门员扑接球的敏捷,轻轻抓住学妹纤细的腰身,往后一拉。“讨厌啦……不要搞突然袭击好不好,哎?好像是暖和了一点。”学妹倒在我的怀里,“学长,这样会不会很辛苦,压到你的大腿了吗?“她也太小看男人的股直肌力量了吧。我这样想着,拉开了薄棉服的拉链,把怀里娇小柔软的女娃包裹起来。“再呆半小时如何?夜深了我们就进去休息。”学妹扭扭腰臀,很舒服地嗯了一声,仰头依在我的右肩上,望着北极的天空发呆。我用左手环抱着她的腰身,右手搭在她的一只手上轻轻抚摸,闭眼感受初春三月北极圈的静谧和夜色守护中的温香软玉。去年秋天,学妹如期去了宾夕法尼亚,开始了深造之旅。由于时差巨大和网速一般,两人的交流往往只限于早晚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aideyishus.com/lkyy/0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热点文章

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
推荐文章

  • 没有推荐文章